凌河儿女慰生平——太福生

2019/08/01   市报社   李兀羊

  乌兰引路干革命

  东北解放较早。1946年3月15日的清晨,?#25925;?#23401;子的太福生跟十几位蒙古族长辈及哥哥们去于喇嘛寺参加会议。

  于喇嘛寺是一座宏伟的喇嘛庙。?#24247;?#27491;月十五庙会时,香火缭绕热气腾腾,喇嘛们带着各?#25351;?#26679;的鬼神面具跳“查玛舞”。数千名赶集的上香的人们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而今天的会议不同寻常,刚刚15岁的太福生带着满脑子的问号走向会场,心情与往年逛庙会时大不一样。

  10点钟左右,一百多名蒙古族群众集中在大庙门前的广场上。只听见在一阵热?#19994;?#25484;声中,一位英姿飒爽的蒙古族女干部站在台阶上开始?#19981;啊?/p>

  她就是被老百姓誉为“青马双枪红司令”的乌兰同志。乌兰?#30446;?#26085;故事在老百姓中被传?#33945;?#20046;其神,太福生也早有耳闻,今天可看见了真人儿——乌?#23478;?#21452;漂亮的大眼睛分外醒目,她头上梳着?#25945;?#40669;黑的辫子,身穿浅蓝色的蒙古袍子,腰扎红丝绸带子,足蹬蒙古靴子,显得十?#24535;?#31070;。

  乌兰时而用蒙语时而用?#27827;?#35762;了国际国内?#38382;啤?#22905;号召大家参加革命,进行反美反蒋斗争。她号召,我们成吉思汗的子孙团结起来,跟着共产党干革命!

  乌兰政委铿锵有力的?#19981;?#28145;深地拨动了太福生的心弦。在伪满“洋学堂”念书时,太福生从未听说过这些新名词——“革命”“解放”“翻身”“自治”“同志”……听着听着似乎脑子开了窍儿,好像眼前出现一道光明。

  散会以后,乌兰领着留下的群众到师佛仓共进午餐。尽管是小米饭?#34013;?#33104;,大家却很受感动。有人说,伪满警察开会连打带骂;乌兰司令开会还管饭!真是自己人!

  吃?#25925;保?#20044;兰特意来到年轻的太福生跟前,询问他十几岁了,在什么学校读书,还耐心地给他讲了不少革命?#35272;恚?#40723;励蒙古族知识青年跟着共产党走革命道路。

  解放战争时期,炮火连天,硝?#22530;?#28459;,当时的许多蒙古族头面人物对国共两党都抱有观望态度。但是,自从听了乌兰同志的?#19981;?#20197;后,他们纷纷都倾向了共产?#22330;?/p>

  乌兰的教诲也实实在在地给太福生的头脑里播下了革命的种子。太福生回家后经过许多曲折终于说服了父亲,在1947年春天参加了革命工作。

  公元1989年,整整43年之后,辽宁电影制片厂在北票拍摄乌兰的电视剧《女司令》,邀请太福生做顾问并在剧中饰演政委的角色。

  当时,乌兰同志已经逝世五年了,《女司令》的拍摄是否了却了太福生深深的怀念。

  优秀的蒙古族干部

  北票地区是汉蒙混居的老区,出现过很多优秀的蒙古族干部。太福生就是其中的一位优秀代表。上?#20848;?#20116;六十年代太福生曾经是《北票县报》的第一任总编,是新闻界的老前辈。笔者与太老有多次接触,他是一位事业心很强、对工作非常敬业的的革命老干部。2019年5月,笔者专程去朝阳市太老的家中采访。年近九旬的太老已经?#21152;心?#34880;栓行动不便?#25925;?#28909;情地接待了采访。

  太福生的祖上是从呼和浩特(归化城)于清朝顺?#25991;?#38388;迁移过来的。父亲太俊林,蒙古族小喇嘛,有一手过硬的赶?#23548;?#33021;,还会拉马?#38750;?#35828;蒙古评书。母亲蒙古名叫代里都特,心眼儿特好,是营子里有名的孝敬公婆的好儿媳。

  太福生于1931年农历二月十五出生。9岁到?#23601;?#31169;学馆读书,11岁到奇金台国民优级学校,14岁五年级时跳级报?#32426;?#29239;庙育成学院考中。“八·一五”祖国光复后,追随乌兰参加革命,因工作成绩突出,于同年9月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22330;?/p>

  太福生1949年调到北票县文教科任职。还担任《北票县报》的第一任总编。笔者曾经在北票市档案局翻阅过历经几次停刊复刊折腾的五六十年代?#21335;?#25253;,虽然仅?#21069;?#24320;的周报,但是几乎每期?#21152;?#25209;评稿,具有舆论监督的功能。

  太福生40岁之前主要是搞教育及新闻工作。1970年全家走“五七道路”?#25945;一?#21520;公社插队落户。1973年从农村?#20826;牵?#22312;农机、水利、山建、林业、统?#20581;?#27665;族宗教部门任职。离休前为北票市民委主任。1990年,即将离休的太福生反而更忙了。“老牛自知夕阳晚,不待扬鞭自奋蹄?#20445;?#20316;为蒙古族老干部,他要在继续宣传革命先辈乌兰的英雄事迹、蒙古族大文学家尹湛?#19978;?#30340;研?#20426;?#21457;掘蒙古族近代历史名?#35828;?#26041;面完成自己的夙?#31119;?/p>

  1992年,太福生?#25105;?#28251;?#19978;?#30740;究会理事长。

  1999年底,古稀之年的太福生先生出版了文集《大凌河儿女》。

  书中详细地介绍了尹湛?#19978;!?#29595;拉沁夫、乌?#23478;?#21450;土默特中旗的末代蒙古王子沁布?#34013;?#27982;(通称“小王子”)的生平及研究成果。给研究蒙古族近、现代史留下了可贵的第一手资?#24076;?/p>

  为尹湛?#19978;?#32426;念馆奔走呼号

  辽宁大地上生活着60万蒙古族人,曾经出现过多位著名的精英人物,谱写了许多光辉的篇章,流传了许多传奇故事,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蒙古族大文豪尹湛?#19978;?#23601;是一颗璀璨的明星。

  尹湛?#19978;?#20110;1837年5月23日(清道光十七年丁酉四月十六日)出生在原内蒙古卓索?#27982;?#22303;默特右旗忠信府(现北票市下府中心府村),系成吉思汗?#24179;?#23478;族,为成吉思汗的28代后裔。是蒙古族近代著名文学家、史学家、思想家、诗人和画家,被誉为“蒙古族的曹雪芹”。19?#20848;?#20013;叶,忠信府庄园已成为当时的蒙古族文化中心,这里藏书甚丰,设有东坡斋、学古斋、楚宝堂,这些斋堂收藏着数以万?#39057;?#21508;种文字的书籍。尹湛?#19978;?#33879;作《一层楼》里的一幅对联就是这个家族的真实写照——“忠孝传世钟鸣鼎食之家;武义勤尚书画千载之户”。

  尹湛?#19978;?#25104;为蒙古族文学史上前无古?#35828;?#20255;大作家,成为从北票、朝阳走向全国,越出国门的世界文化名人。这是北票人民的骄傲!太福生感?#38454;约河?#24403;肩负起发掘及发扬光大尹学的责任。笔者当年采访太福生时,太老叙述,给尹湛?#19978;?#36801;坟时发现尹湛?#19978;?#30340;头发还保存完好呢。

  1990年9月4日,60岁的太福生主任在蒙古族年轻干部宝树国的陪同下,进行了一次“大西北求援”行动。

  这次行动旨在为修复尹湛?#19978;?#25925;?#26144;?#38598;资金。

  太福生一行2人从北票出发一路越过山海关、路过北京、跨过黄土高原、越过戈壁滩、经过嘉峪关,到达乌鲁木齐市。他们到新疆、青海、甘肃的三个省区的蒙古族自治州、县去宣传尹湛?#19978;?#30340;事迹并为建设尹湛?#19978;?#32426;念馆化缘。

  太福生的求援行动历时近两个月,行程25000华里,经过10个省市自治区,收获很多。一是为修复尹湛?#19978;?#25925;居在资金上得到了赞助;二是向大西北各省区宣传了尹湛?#19978;?#30340;生平事迹与著作;三是与大西北同仁进行了民族文化交流。

  期间,太福生在呼和浩特与研究尹湛?#19978;?#30340;著名学者额尔敦?#28251;?#38518;和曹都毕力格会面会谈。又经介绍去新疆拜访师范大学的额尔德尼校长。他们都十分热心于尹湛?#19978;?#30740;?#24247;?#20107;业。在这些教授及领导的支?#32844;?#21161;下,太福生又?#38454;?#27835;区的电台、报社、人民出版社、教育出版社求援。

  在新疆?#30446;?#23572;勒自治州,太福生与宝树国意外地发现了尹湛?#19978;?#30340;部分?#25351;澹?#36825;个自治州的人大副主?#20255;?#29983;的岳父是和硕王子,曾藏书万卷。在特殊时期被烧毁,幸亏他岳母偷偷地抢出来一部分,其中有尹湛?#19978;?#30340;《清史演义》?#25351;?1章,还有尹湛?#19978;?#32763;译的《唐僧传》?#25351;?#20004;?#23613;?#22826;福生一行两人乐不可支!

  在《新疆日报社》,副总编巴生同意太福生在《新疆日报》上刊发宣传尹湛?#19978;?#30340;长篇文章。

  10月27日,太福生一行返回北京,去全国人大常委会向民族办公室主?#20255;?#20426;德同志汇报赴大西北求援情况。敖俊德曾经来北票尹湛?#19978;?#32426;念馆,对大西北求援之事很关心很满意。太福生又到国家民委具体汇报了大西北之行的经历与收获。

  10月31日,太福生一行回到家乡北票。此行原计划一个月时间,结果历时近两个月。太福生静静地回忆,由于他俩深入到民族自治县基层,大部分时间消?#33041;?#36208;路上,太福生在海拔3900米的海西藏蒙自治州患病,重感冒、高血压、发高烧,医院大夫检查后说:“马上办理住院?#20013; ?#22826;福生开点药就要走,大夫说实在要走,您就在诊断书上签?#32844;桑?#22826;福生于是签了9个字“太福生本人拒绝住院”。

  回顾大西北求援此行,收获不少,但是为了给公家省钱,年近花甲的太福生与年轻干部宝树国两万五千里行程中没有坐飞机、没?#26032;?#36719;卧,不论?#26410;?#39135;宿坚持低档次,尽量为公家节省财力。据政府办公?#20063;?#20250;工作人员反馈,赴大西北求援的赞助款在太福生一行还没有返回北票时,大部分钱都汇来了!

  原北票尹湛?#19978;?#32426;念馆是与1986年10月21日正式开馆的。从此开始积极筹集资金修复尹湛?#19978;?#25925;居。因为原故居?#21069;资?#27700;库淹没区,所以政府决定将尹湛?#19978;?#25925;居迁到风景优美的北票南山,由北票市民委牵?#20961;?#21150;。尹湛?#19978;?#25925;居纪念馆于1996年7月16日正式对外开放。

  为女英雄乌兰树碑立传

  著名的青马双枪抗日女英雄乌兰。她的一生可谓是传奇,成为一个真正的巾帼英雄。乌兰是一名出生在朝阳市的内蒙古人,在1937年参加了?#19994;?#32452;织的中华民主解放先锋队。1939年在?#24433;?#21152;入了中国共产?#22330;?#20044;兰虽然是一个女孩子,但是她?#20174;?#26377;着远大的抱负,当面临国土沦陷的时候,激起了她满腔热血,由此,她决心为复兴国家?#27605;?#19968;份的力?#20426;?#20044;兰15岁在北京读书时,日寇轰炸了北平(北京)一带,乌兰主动请缨独自携带一?#22995;?#24377;走到日本?#35828;木?#38598;地打击日本人。

  1946年2月,乌兰就任蒙民武工队政治指导?#20445;?#21518;改为内蒙古人民自卫军第十一支队。这支骑兵部队从此活跃在热辽地区。这是乌兰的第二个辉煌时期,策马执双枪就是从这时开始的。

  1947年,乌兰任卓东工委主任。流传的民歌这样描述这个时期的乌兰:“请看东三省,有位女英?#20572;?#33945;古女同志,名字叫乌兰,年方二十四,掌握大兵权,攻打北票城,英名天下传。”乌兰“双枪红司令”的形象,就是在这个时期?#32428;?#30340;。太福生在书中作了详细介绍。

  1987年4月5日,“双枪红司令”乌?#23478;?#30149;在北京逝世,终年65岁。乌兰去世后,她的?#33108;?#23433;放在呼和浩特市青山公墓,还有部分?#33108;?#25746;在了她战斗过的北票、阜新的大地上。她红色的英灵,以辉煌的生涯写进了蒙古民族的历史篇章里,也写进了蒙古族人民的心里。

  2004年,在北票市民委太福生主任的支持下,在北票市关怀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和花园小学的努力下,北票市建立了“乌兰英雄事迹展览室?#20445;?#32467;束了北票教育没有德育基地的历史。

  挥笔颂文豪玛拉沁夫

  太福生的《大凌河儿女》中?#26376;?#25289;沁夫有专篇辑录。太老在文章中披露:“为了修复尹湛?#19978;?#25925;居,我在下边跑;他在上边活动,配合默契,成果显著!”

  玛拉沁夫1930年出生于北票(卓索?#27982;?#22303;默特旗)黑城子村(后划为阜新蒙古族自治县)。他曾在黑城子及开鲁读过几年书,少年时代是在?#36139;?#27777;草原度过的。1945年冬,年仅15岁的他参加了八路军,是乌兰领导的内蒙古骑兵11支队的一名战士,当初给乌兰政委当通信?#20445;?#20044;兰看到玛拉沁夫聪明伶俐便推荐他到内蒙古自治学院深造。毕业后分配到内蒙古文工团从事宣传和创作,这些经历,为他后来的文学创作积累了丰富素材。

  玛拉沁夫被誉为中国草原文学?#30446;?#25299;者、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事业的重要?#36139;?#32773;。他是中国第一个自觉地以写草原为己任的作家。老舍同志曾公开称赞他是“文坛千里马”。玛拉沁夫于1980年调北京工作,?#32676;?#20219;《民族文学?#20998;?#32534;,作家出版社社长、总编辑,中国作家协会常务书记。1991年国务院授予玛拉沁夫有突出?#27605;?#30340;专家证书,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玛拉沁夫曾任政协北票市委员会的名誉主席。

  太福生先生离休以后,仍然不忘初心,继续发挥余热。他曾经书写《480案件始末》,对北票市的法治建设颇有意义。他在发展蒙古族的社会主义新文化,加强各民族之间的文化交流等等方面都作出了具有重大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的卓越?#27605;住?/p>

责?#20266;?#36753;:崔旭

电话(传真):0421-5823953 投稿箱:[email protected] 主办:北票市新闻宣传中心
备案/许可证编号:辽ICP备10206907
版权所有:东北新闻网

天龙八部手游平民职业
彩虹色的回亿 中超直播 21点棋牌游戏 重庆时时单双专家 百亿娱乐app注册送38 乌鲁木齐小姐上门按摩推拿 新号送分的打鱼10000 牌九棋牌可提现版 足球单多还是双多 千年女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