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葵

2019/08/05   市报社   杨国民

  读萧红的《呼兰河传》,?#22995;?#26679;一段文字:“蒿草里长着一丛一丛的天星星,好像山葡萄?#39057;模?#26159;很好吃的。我在蒿草里边搜索着吃,吃困了,就睡在天星星秧子旁边了。”我“百度”一下,这叫做天星星的东西就是龙葵,看其图片,我再熟悉不过了。小的时候,我与萧红有着同样的经历。

  在辽西老家,龙葵被称作“烟油”(谐音),我不知道为何人们给它起了这样不伦不类的名字(也许是其果与旱烟袋长长烟袋杆里老烟油子颜色相似吧)。龙葵是老家常见的一种植物。夏天里,它们就疯长在田间、地头、树林、草丛,甚至是路边道旁,其叶碧绿油亮,很像心脏的形状。龙葵开很小的花,白色或是浅粉,嫩嫩的黄色花蕊宛如很小的鸟张开翅膀,只有仔细端详才觉得娇小玲珑,?#34892;?#21487;爱。龙葵的果,有的碧绿,有的紫黑。碧绿的果硬硬的,非常涩口,不能食用;紫黑的果已经熟透,软软的、甜甜的。

  第一次品尝龙葵,我也就是四五岁。母?#29366;?#30000;地里干活回来,用对襟夹袄的衣角小心翼翼地兜着,缓缓地向我走来,笑眯眯地一粒粒放在?#19994;?#22068;里。我就像一只窝里待食的小麻雀,张着大大的稚嫩的嘴巴,乖乖地享受着母亲喂食。龙葵的浆果染紫了?#19994;?#23567;嘴,甜甜地汁液流进了?#19994;?#32922;子里,母亲的温柔和龙葵下肚那种润心润肺的感觉,我至今都难以忘怀。

  到了少年的我和许多乡下的孩子一样整天无?#24418;?#26463;地在田野中、山坡上、树林里疯跑着,搜索着来自大自然的馈赠。春天,一小瓢的“地瓜皮?#20445;?#21322;篮子的蒲公英、苦麻菜、野山葱丰富了餐?#39304;?#22799;天,下河摸几条泥鳅,上树?#22270;?#21482;鸟蛋,林子间里采摘些蘑菇,山坡上追赶?#24052;茫?#26434;草丛中?#20439;?#37326;鸡。秋天里的瓜果李桃、苞米毛豆……当然,还有龙葵。

  茂密葱郁的玉米地里,硕大的苞米棒子顶着红缨,就垄沟里一株株龙葵秧子黝黑碧绿,丫杈之上一嘟嘟紫黑色果实?#20102;?#30528;光泽。顾不了苞米地的潮湿和闷热,顾不了苞米叶片的锋利,将一颗颗龙葵摘下,放入手中,直到一小捧,全部塞进嘴里,软软的、甜甜的,那是一种透彻心扉、酣畅淋漓的感觉。那些?#31258;?#22312;蒿草、树林、路边的龙葵远不如生长在庄稼地里的壮实,果子当然也小了些,滋味也?#34892;?#28129;,只能算是我们的“零食?#20445;?#21482;?#26032;?#36807;才会顺手摘下几粒。

  像是龙葵、苘麻果、老?#40644;啊?#37326;甜根、山葡萄……现在的孩子们早已不知何物了。今天,也是萧红的文字勾起了我对往事的回忆,将其用键盘敲打出来,亦如吃了那甜甜的龙葵浆果美美的,更?#21069;?#21547;着一种淡淡的乡愁和童年的味道。

责任编辑:崔旭

电话(传真):0421-5823953 投稿箱:[email protected] 主办:北票市新闻宣传中心
备案/许可证编号:辽ICP备10206907
版权所有:东北新闻网

天龙八部手游平民职业
彩发发官网版下载 幸运5分彩可信吗 二人斗地主游戏下载 永富g娱乐彩票 欢乐生肖是什么彩 韩国美女主播视频舞 重庆时时彩开奖APP 兰州按摩店都正规吗 大小单双口诀 扑克21公式